首页 > 专题 > 反对邪教
请听“我李洪志”自打耳光
2009/01/07
 2009-01-05   来源:凯风网   作者:骆志军
李洪志的经文里有许多“我李洪志如何如何”自我标榜的话,这些话往往自相矛盾,听来十分有趣。

  一、一边说“我李洪志”只是常人,一边又说“我李洪志”是佛

  “佛不能以其佛的真正面目直接来度你的,大显神通,佛往这一坐,给你讲法,那不是度人,那叫破坏法。十恶不赦的都去学啦,没有悟啦,一看真佛在这儿啦,谁不学呀?全人类都去学。是不是这样?所以只有转生在常人中的师父才能教,才能度人。”(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在此他承认自己是常人,并说凡是自称佛的都在破坏法。

  而在更多场合,他说自己不是人而是高于一切神灵的佛,却不再说自称佛的都是破坏法。“你们现在用人的肉眼看到的我,最表面的我就是真正的我李洪志,你们看到的那边是我的佛体,你们看到的我现在的最表面,就是我李洪志的最主体”。“我从里来,从外来,我从没有中来,形成了有,出现在苍穹之顶,又从那里一步步下到了三界最表面,没有生命知道我是谁。”(《二零零三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为什么天上的神能掉下来哪?!就是因为不符合那一层次的标准了。真正的在另外空间里的演化是极其复杂的,是人不能做的,都是师父来做。”《转法轮》“各个境界不同的神在我这次正法中才表现出对旧势力的干扰视而不见。所以我过去讲,我说整个宇宙众生对这件事情都在犯罪,我说他们都欠了我,因为我是在救他们,这部法就是一切生命的根本。包括一切佛、道、神、人。”《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二、一边说“我李洪志”根本不管常人事,一边又说“我李洪志”要为社会负责

  李洪志说:“我根本就不管常人中的事,根本就不管社会上的事”(1995年5月《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也就是说,他只管修炼者的事,只管神佛界的事。他如此说,意在显示自己神佛的身份,也为自己违法犯罪行为开脱罪责。可从澳大利亚换地到加拿大,他又要管常人中的事了,因为毕竟他不是神佛,而是一个常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免俗,也为日后参与政治的行为埋下伏笔:

  “我李洪志做这件事情,我是深深的考虑到了我要为人负责,要为社会负责,我才做的这件事情”;“我李洪志……做的事情必须对常人社会是有好处的。”(1995年5月《加拿大法会讲法》)”

  为了拉拢弟子,李洪志竭力宣扬自己是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我李洪志……只是想要为我修炼大法的这些个弟子、学员们负责。”(1995年5月《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李洪志是为众生来的,我是在救度众生,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生命毁掉自己,因为我就是为你来的!”

  但是,在实际利益面前,李洪志又高唱师父特殊论:“你们都是修炼的人,只有我李洪志除外。”(1996年1月《再去执著》“我教大家修炼,可不等于我也在同你们一样在修炼……我传你们的法中可没有说当师父的必须与修炼人同样苦修啊。我……怎么能与所有的弟子一样呢?又为什么非要与业力最大或最困难的学员一样生活呢?……度人的神是救人来的,不能和人一样。……实质上度人的神是不能够同被度者一样的。……没有这个道理。……神不管采用什么方式来救人,那么这个神就得跟人一样,这绝对不是真理。但是神也会选择用言教或身教的方式去教人,那是神的慈悲,而绝不是神应该那样……释迦牟尼佛也好,耶稣神也好,在世间上是为人吃了很多苦,实际上他们完全可以不那样。”(《美国西部国际法会讲法》)

  三、一边说“我李洪志”不在意弟子说好坏,一边说“我李洪志”让不敬师父的弟子下地狱

  一方面,他在弟子面前装作一副平等待人、不计尊卑的样子,说:“说我李洪志好,我不在意,说我坏,我也不在意”。(1995年5月《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可当弟子中出现了不敬师傅、真有人公开说他不好的苗头时,他又换了腔调:“所以有的人就提出:我们不用尊重师父了,我们只要遵照法就行了,以法为师”;“个别学员认不清因此而不敬师父,开始敢谈论法有多高、我这个当师父的如何如何”;“说的这些话中我看到了你们的心和你们可怕的走向”(《二零零三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按照我李洪志的要求去做,别按照旧势力安排的稀里糊涂的去干一些不理智的事、最后被打下去”(《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对于那些有反叛念头和行为的弟子则声色俱厉、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不管你是谁,今天我度不了你你就是地狱的鬼!……如果我李洪志今天不承认你是大法弟子、不承认你是我的学员,你想想还有你了吗?”(《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四、一边说“我李洪志”对政治不闻不问,一边说“我李洪志”以君主名义带弟子

  “从我李洪志传这部大法那天开始,我与学员都没有涉入政治,根本就不闻不问……”(《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没过几年,他却又宣布要管政治了,而且是抢班夺权的大政治:

  “假如我李洪志真的领着大家在政治中修炼能不能修成?(鼓掌)一定能。……假如我今天领着大家以君臣的方式领着你们一帮臣民修炼,能不能修炼?(鼓掌)也一定能,而且也一定能圆满……只要按照这部大法的指导去做就能做到。”(《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通过政治能救了人,那我们也可以用,有什么关系?……换个思维方式,大家想一想,是不是这一切都是给大法提供的?……只看我李洪志给大法弟子选择什么。”(《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