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反对邪教
2005年1月23日CCTV焦点访谈:血与火的警示
——再访参与天安门自焚的法轮功人员
2005/02/14
 




   主持人(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们。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七名法轮功人员自焚的惨剧,造成了两死三伤的恶果。而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至今仍不愿公开承认这些参与自焚的是法轮功人员。四年过去了,这些法轮功人员的近况如何呢?带着这个问题,我们的记者近日赴河南做了追踪采访。

  解说:

  不少观众可能还会记得2001年1月23日是大年三十,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突然酿成自焚事件,震惊全国。他们是郝惠君、陈果、刘思影、王进东、刘春玲及未点火的刘云芳、刘葆荣等七人。他们中除刘春玲当场烧死以外,刘春玲的女儿,12岁的刘思影虽经全力抢救,后因治疗无效死亡。

  事后,刘云芳、王进东及自焚事件的组织者之一薛红军等人分别被法院判刑,郝惠君和陈果母女终身致残,生活不能自理。自焚事件发生后,法轮功组织矢口否认这些人是法轮功习练者,那么我们就先来看一下大火刚刚扑火后,这些法轮功人员的痴迷程度。

  郝惠君(自焚参与者):

  因为师傅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法,他说的都是我们照着他的去做,就一毫一厘都不会差的。

  王娟(王进东的女儿——原“法轮功”练习者):

  他是大法弟子,大法造就了一切,没有大法什么都没有。

  解说:

  从发生的事实中,我们不难看到,这些人当时都是法轮功的痴迷者,而李洪志明知他们是法轮功人员,却不敢公开承认,因为这一惨剧真实反映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

  王娟:

  那个时候是按照法理和修炼人的标准来看这件事情的,不是按正常人的思维来看,如果说没有修炼的正常人,自己的亲人别说烧成那样了,就是碰一下或者汽车碰一下,出一点那种不好的事,大家都心痛得不得了。

  刘云芳:

  当时我那个痴迷的,就是说这么小的孩子(刘思影)都把自己烧了来维护李洪志的大法,我佩服都来不及。

  记者:

  当时完全没有就是咱们平常说的人情人性的这种感觉?

  刘云芳:

  没有。练了“法轮功”了,这个东西全没有了。

  解说:

  但就是对这些被泯灭了亲情、人性的法轮功人员,在把他们从大火里救出来以后,政府和社会并没有歧视他们,而是给了他们充分亲情和人性的关爱。

  王进东(自焚者):

  原来植皮以后,手指粘连住了,是这个样,在监狱领导的关心下,给我动了手术,去年6月份动的手术。

  记者:

  前前后后在整个给你治疗过程中,做了多少次手术自己有印象吗?

  王进东:

  在北京那就做多了,都不用说了,来到这儿手术给我做了。

  记者:

  就是手上这个手术是来到郑州以后完成的?

  王进东:

  是去年6月份。

  记者:

  去年?

  王进东:

  是。

  记者:

  是,一直治疗了四年。

  王进东:

  对一直没有间断。

  薛红军(自焚策划者):

  我们做了危害国家,伤害了党和政府、亲人的这么大的事情,连自己都不能宽恕自己的事情,可是国家并没有抛弃我们,关心我们的生活、关心我们的思想、关心我们的精神感情变化,对那些体弱多病的人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解说:

  政府和社会的温暖,与法轮功邪教的残忍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天安门自焚让更多的人震惊于邪教的残忍,而邪教一旦被人们认清,这势必会失去再去更多人的资本。所以法轮功组织只能矢口否认这些自焚者是法轮功弟子。

  薛红军:

  固然李洪志否认说参与“1.23”自焚事件这些人是法轮功学员,这是铁的事实他是否认不了的。

  记者:

  而且像你这样的,应该说是一个资深的学员了。你是1994年就开始练了。

  薛红军:

  我用李洪志的话说应该是老弟子了。

  解说:

  在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下,这些法轮功痴迷者为了李洪志而抛弃亲情,抛弃生命,四年来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教育挽救下,这些人全部同法轮功组织决裂,在身心上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下面我们就走近他们看一看这些人的近况。

  刘葆荣被免役刑事处分后,退休在家休息。在平静的生活中,她不愿意再提起往事,尊重她的意愿,我们请她的邻居们介绍了她的情况。

  瞿淑贞(刘葆荣的邻居):

  可以用12个字,概括刘葆荣现在生活状况,这12个字,就是她现在心态好、心情好、身体好、生活好。

  解说:

  当初痴迷于邪教王进东上不管老母,下不顾妻女,决然引火烧身,现在生活中,他最大的安慰是翻看家人的照片,最惦念的人是自己的老母亲。

  记者:

  平常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自己心里常想些什么?

  王进东:

  我老觉得对不起我的老娘,对不起她们,对不起我的亲人。

  记者:

  对不起亲人?

  王进东:

  对。

  记者:

  看到这个还是给你不少震动,自己的家庭的温暖?

  王进东:

  对。

  记者:

  平常跟家里人接触的时候,向往不向往过去平平淡淡这种充满亲情的生活。

  王进东:

  太向往了。我想我出去以后,我会更加地珍惜这些东西。

  解说:

  王进东的家人现在也过的很好,女儿王娟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已经结了婚,王进东得了一个胖孙子,全家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记者:

  将来他出来还要重新回到社会,对今后的生活,你们家里觉得自己有信心吗?

  何海华(王进东的妻子——原“法轮功”练习者):

  有信心,王进东信心挺大的。他说你等着吧,现在这几年你们困难一点,我出来了以后我还要大干,还要做生意,他给我写信说,到时候我买了小汽车,我带着你去旅游。

  解说:

  在大火中被严重烧伤,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郝惠君、陈果母女,被政府安置到了福利院,有专职的护工照顾她们的生活,现在郝惠君正准备写书,陈果每天练习写字和电脑,她们还养了一群兔子和小鸡,重新体会着普通人的生活乐趣。

  记者:

  平常生活中所有的事都由你来料理?

  李秋云(护工):

  对。

  记者:

  平常的感觉到她们俩,平常的日子里精神状况怎么样?

  李秋云:

  还可以,基本还可以她们两个。

  记者:

  跟她们交流有问题没有?

  李秋云:

  没有问题。小果也很随和,郝老师也很随和。

  记者:

  那你主要就是照顾她们的生活?

  李秋云:

  主要是生活、洗衣、做饭,就是家里所有的一切事情。

  解说:

  现在薛红军在劳动之余,热衷于研究开封名小吃的灌汤包子,为重返社会积极做准备,显示出对今后生活的憧憬。

  薛红军(自焚策划者):

  灌汤包子我对这个配方比较了解了。

  记者:

  了解不少是吧?

  薛红军:

  比较了解。

  记者:

  我看你都记在这个小本子上了?

  薛红军:

  我这个小本主要研究的是出狱以后的就业谋生问题,另外考虑到过去误入邪教以后给国家和政府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感到很痛悔。另外考虑出去以后做一些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他人的事,就是一种方式,也算赎罪吧。

  记者:

  现在研究结果怎么样?

  薛红军:

  基本成竹在胸吧。

  记者:

  就是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还是对今后回归社会充满希望?

  薛红军:

  对。我对回归这个社会以后充满希望,有这个愿望想报答社会。

  主持人:

  四年前的自焚事件震惊了国人,震惊了世界,也使法轮功邪教的暴露无遗,最令人痛心的是36岁的刘春玲和她12岁的女儿刘思影再也没有悔悟的机会了。而值得欣慰的是,自焚事件的参与者及其相关人员都获得了新生,在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人性的抚复苏,只愿他们的四去和悔悟者的心声都能成为警示,警示人民热爱生命,远离邪教。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